會員名:  密 碼:  類 別: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網站首頁關于我們房產資訊金苑紅歌團樓盤展示售房信息租房信息求購信息求租信息訪客留言
 歡迎光臨本公司 
 地址:梅江區梅興路100號 
 梅州市房地產中介網站www.marinersfarmreview.com公告: 
 如本網站發出的房源信息或文章內容,涉及到您個人的利益,或是造成您的不便,請跟我們聯系! 
 買房、賣房、長盛幫您忙!www.marinersfarmreview.com 
 凡提供售房信息或介紹客戶,一旦成交提成最低1000元。電話13823894845 
 梅州中介網www.marinersfarmreview.com 
 聯系電話:13823894845 13823861878 13543223377 
 
 
     (1)需了解更多房源照片
  (2)加微信看朋友圈
       13823894845
   (3)QQ在線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類 別 
區 域 
房屋類型 
戶 型 
裝潢標準 
所在樓層 
面 積   -  
價 格   -  萬元
所處位置 
關鍵字 
 
2022最新購房貸款計算器
按揭計算器 提前還貸計算器
公積金貸款計算器 個人信用評估
稅率計算器 購房能力評估
組合計算器 質押抉擇計算器
 
  當前位置:長盛房地產中介網 >>> 購房指南 >>> 資訊詳情
白領買房記:三思而后行樓市行不通 越等越窮
文章類型:購房指南 瀏覽次數:2152 加入時間:2012/12/9 10:54:42 出處: 打印該頁
12月3日,李正將13 .7萬元余款打入王大山的賬戶里。自此結束在廣州的五年租房生涯,有了一套屬于他自己的房子。但這套總共花了14萬元買來的房子,并非合法意義上的大產權房,而是白云區的一套小產權房。 年薪2 0萬的李正,在廣州目前租金最貴的西塔寫字樓某外企辦公,卻買了廣州最便宜級別的小產權房。

他的收入增長趕不上房價的漲幅。他說,買不起總價10 0萬元的房子,好歹有套小產權房,“既解住房燃眉之急,又省房租”。

租房五年錯失最佳買房時機

李正1983年出生在華東地區一個并不富裕的農村。2006年從某高校畢業后留在上海工作了一年,2007年年中為了進入某世界500強企業跳槽來到廣州,其時月薪4000元。

那一年,廣州房價繼續走上坡路,人們用瘋狂來形容它。即便在五年后的今天看來,也是廣州史上漲幅最強的一年。當年廣州的一手樓價突破8000元/平方米大關,從2006年6373元/平方米躍漲33.2%,直升2113元達8486元/平方米。

李正的4000元月薪,在扣除五險一金后,“根本余不下錢”,更別談買房。2007年至今,他換過不少工作,每一次跳槽,工資都上一個臺階。2008年至今,他的年薪分別是8萬,10萬,12萬,20萬元。今年上半年,他跳到總部位于西塔的一家外企從事IT工作,年薪20萬元。

“現在回頭看,2007年廣州天河區一些二手房才3000元/平方米,現在看了真是痛心疾首”。李正說,這五年他的工資扣掉五險一金、稅費、租房費和吃穿住用費用后,余額是15萬元,“還趕不上炒一年房賺的30萬元”。

在廣州五年期間,李正完成結婚生子兩件大事,但房子始終沒有解決。

“有個網友說得好,在中國,太謹慎太小心的人念書能念好,但是買房買不好,社會混不好。中國目前的房地產模式不適合謹慎小心的人,連社會生存模式也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崩钫f,對于買房,他確實有點賭氣,“賭氣的就是,憑什么開始單價為3000多元的東西,因為社會的原因,才過了5年,現在我要花15000來買?”

他說,“如果下次再有一種類似房地產的東西,我肯定不會賭氣,肯定在最開始的時候就進去!

他說,“為什么從小社會教育我們的三思而后行,沖動釀悲劇在如今的房地產項目上行不通呢?如今是三思釀悲劇,2008年差5萬等等,2009年差10萬,2011年差20萬元,越等越窮啊!

80萬元的兩房不好找

今年3月,廣州樓市在經歷一年限購后,房價跌落低谷。3月中旬,李正開始第一次去看房,并開始在網上記錄自己的看房故事。同時,他還在網上征集80萬元以內的房子,“老婆不愿意讓生活壓力太大,所以超過80萬的就不用看了!彼蠓慨a證最好過五年,兩房,市區也行,郊區近地鐵也行,電梯跟樓梯樓都可以。

從3月至今,李正先后看過數十個盤。白云區的梅園小區、半山花園、擎山苑、云東小區,還有四五個小產權;天河區的德浦小區、尚雅苑、南雅苑;番禺區的海濱花園、廣州碧桂園[3.68 -0.54%]、麗江花園、祈福新邨,還有市橋的一些房子等,但商品房價格在80萬元內的少之又少。

“麗江花園的麗字樓、德字樓都沒陽臺;星海洲、康城居戶型不方正,唯一好一點的華林居價格都上90萬,我老婆覺得這么貴,還不如在市區買老樓算了”。

“近地鐵的盤,只要在地鐵邊不超過15分鐘路程的,就算二十多年的老樓盤,都要1萬每平方米,番禺廣場的1萬,天河客運站的1.3萬;五羊新城這種20年樓齡的上了霉菌的老房都要2.2萬一平方米,黃邊時代玫瑰園要1.6萬,嶺南新世界[6.28 1.45% 股吧 研報]二手也1.6萬……”“看房看得好累!

在很多人看來,一個年薪20萬元的白領,買一套100萬元的房子首付才30萬元應該不成問題。但李正自有他家難念的經,“女兒才一歲半,妻子現在在家當全職太太沒有工作”。

“我連首付30萬元都還不夠錢,以后每個月要供五六千元,還要供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生活壓力會很大”。12月4日晚,李正如是解釋他無法買100萬元房子的原因。

14萬元買了小產權房

從2009年起至今,李正的QQ空間簽名檔就一直是“堅持,想明天有房有車有身份有地位嗎?不努力,光做夢,行嗎……”

這幾年,他在工作之余不斷堅持進修學習,“學IT的苦別人難體會,后浪推前浪,你不學應屆生就推你下去”。一個對自己要求很嚴格,從2009年起就想著有房有車的,年薪20萬元的外企白領,卻在看房大半年后,選擇了買小產權房。

這套房子位于白云區,由村民出地,開發商出錢合建。去年,湖北人王大山以13.8萬元買下,并添置了很多家私家電。今年11月21日,王大山決定回湖北老家開超市,將房子放賣兩天后,擔心沒人要,在26日將價格直降至14萬元。

一直在網上“監控”房源的李正發現這套房后,于28日特地請了一天假去看。

“當時看了我就覺得14萬啥都有了,覺得可以。直接打電話讓家人也過來了,我媽、我老婆也都覺得非常不錯!碑斕,李正就交了3000元定金。

這天,他在微博上簽名“沒錢煩人,也不想借錢”。但同時,剛收獲買房喜悅的他亦不忘在網上曬,“除了菜刀、豆漿機、不粘鍋,及原房主自己的洗頭膏、被子、電腦等個人用品,這些房主自己帶走以外,其余看到的全部算在總價內都留下,送給我!崩钫蟼鞯膱D片顯示,該房子裝修花了心思,客廳還鋪了地毯。雖然一眼就能從窗戶看到隔壁握手樓的墻壁,但總體顯得很新凈、溫馨。

盡管從這里到珠江新城,李正需要先乘公交再換地鐵,前后車程約1小時10分鐘,但他感覺很滿意。12月3日,李正在律師見證下,和村民、王大山等簽署了合同,并將13.7萬元打入王大山的賬戶里,雙方完成交樓手續。本周末,他們一家將正式搬進“新居”。

“小產權是過渡,未來伺機買大產”

盡管多次說不在乎房產證,說“只要原農民、開發商同意跟我簽一手合同,注明以后出現外部原因導致房屋拆遷或重新規劃,給我多少百分比的賠償款,就可以了……”。前日中午,李正不無擔憂,“我目前只是賭政府不會去拆遷,真拆遷,我一點挽回損失的勝算也沒有!

“我抱著只要5年不被拆,我就不虧的心態買的。沒有指望靠買個小產權房,將來就不用買大產權房。落戶、將來拆遷還能賠償,我這些都沒有想過……”李正說,他買小產權房只是在目前房價居高不下的情況下,不想透支未來的錢買商品房;希望能通過買小產權房這種漸進的方式,先不用租房,搞個小產權房,然后伺機買個大產權房,慢慢來。

“我就不信,房價能繼續瘋狂五年。我女兒上小學時2018年了,中間間隔有5年,這5年我的資金也會漲,我會繼續積累錢,然后看房價哪天又出現2008的經濟危機……2008到2018,也到了十年一次的經濟危機周期了吧!”李正期許那一天的到來。

“總覺得中國這種房地產模式不長久,哪天就要出事……先14萬買個小產權然后作壁上觀,看房地產崩潰;這叫可進可退,可攻可守!崩钫J為,買套小產權房能省房租,總價少,將來如果要升級換房,轉手處理也容易操作,“同時,也能讓自己因為解決住房問題從而心態踏實……”

今年2月,李正步入30歲(虛歲)生日那天,他在網上總結,如果現在貸款買房,生活質量肯定下降,而且,沒有應急的錢了。等女兒上幼兒園的時候,父母的養老問題也突出了,每個月那微薄的萬把塊錢,貸款就要扣去一半,社保+稅費扣去四分之一,女兒幼兒園費用再一扣,全家只能喝西北風了……“點背不能怨誰,每星期都學習充電進步已經連續兩年了的我,生活也沒啥樂趣,重心還是工作的我,有時候學習到夜里2-3點的我,還是努力不夠,能力不夠,不夠格買房”。

 
 
Copyright @ 梅州中介網  業務合作:13543223377 咨詢電話(微信同號):13823894845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備案號:粵ICP備13079715號  網站管理:長盛房地產  
后臺管理  本站訪問總量:13546215  分享按鈕
微信掃一掃
加我微信 關注房市

强被迫伦姧在线观看无码a片,杨贵妃4级纵欲丰满裸体毛片,色拍自拍亚洲综合图区,欧美 大陆 偷拍 精品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